第1727章(1 / 2)

宁母赢了两把,也算是知足了,“确实是挺累的。”

她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肩膀,“休息一会儿,然后又要做饭了,这一天天的混吃等死。”

宁玄也站起来,顺势拉着许清悠的胳膊,“是啊,去休息一会。”

宁母没想那么多,先晃晃悠悠地回了房间去。

宁玄等着宁母房门关上,直接拉着许清悠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许清悠根本挣脱不开他的钳制。

房门刚一关上,宁玄就直接按着许轻悠的肩膀,把她抵在了门板上。

然后快速的俯身亲了过来。许清悠哪里见过这种阵仗,当下就懵了。

她感觉周身像是烧了起来,只有背后的门板给她带来一点点的凉意。

虽说昨天晚上也因为操作失误,两个人亲了那么一下,可是和现在这个情况相比,昨天晚上的情景就真的是毛毛雨了。

许清悠手脚僵硬,靠在门板上一动不敢动。

嘴唇上的触感十分明显,让她有些许的晕眩。

这种就是接吻吗?

她仅有的经验还是昨天晚上他轻轻的一碰,放到这个时候不值一提了。

要说宁玄,其实也没有什么经验,只不过情侣间这种很亲密的行为,应该算得上是一种本能,可以无师自通。

宁玄原本就是想亲两下解解馋,结果亲上去就有点撤不下来了。

许清悠不懂换气,憋的脸颊通红。

宁玄虽然比她好一点,但是也没好到哪儿去,最后实在是扛不住了,两个人才分开,同时气喘吁吁。

许清悠脸红的能滴出来血。

宁玄下巴贴在许清悠的额头上,心跳也很快。

他把许清悠揽在了怀里,一下一下的拍着她的背。

许清悠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,她觉得自己似乎是应该把宁玄推开,可是又觉得推开的动作更像是拒绝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